来自 农业资讯 2019-12-08 19:1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浦京登录▎官网进入 > 农业资讯 > 正文

低浓度磷肥总有一天会被请出,记者与富邦科技

低浓度磷肥经营惨淡

图1:记者与富邦科技代表交流座谈 引:在磷资源综合利用的阴霾中,记者遇到了富邦科技。 汉口,雾霾笼罩,一如抑郁挣扎中的磷矿资源和低浓度磷肥产业。 这个城市几乎没有...

湖北、湖南低浓度磷肥企业惨淡现状只是该产业的冰山一角。据我国低浓度磷肥权威专家、郑州大学化工与能源学院教授许秀成透露,20多年来,普钙、钙镁磷肥等低浓度磷肥在我国磷肥中的占比大幅下滑。数据显示,1990年二者占全国磷肥总产量的94.1%,而到2013年,二者占比仅11.6%。

钙镁磷肥和普钙为代表的低浓度磷肥每年的销量都在萎缩,企业的日子不好过。湖北省胡集镇有七家钙镁磷肥企业,占据全国产量的半壁江山,目前家家自身难保。普钙企业也大部分举步维艰。低浓度磷肥现在是四面楚歌。高浓度磷肥盛行,对低浓度钙镁磷肥冲击严重;政策鼓励高浓度磷肥,政府、媒体对低浓度鲜有关注;施用高浓度磷肥能速效、高效,钙镁磷肥的肥效与当前片面追求产量的大环境背道而驰;钙镁磷肥施用费力,迎风撒一身、背风撒出地……所有的客观条件似乎都在与钙镁磷肥作对。

一个不能回避的现实是,不少仍然含有5~10%磷的浮选矿渣和尾矿被废弃甚至抛弃。这既有成本因素,也是在当前技术下要选出高品位磷矿必须付出的代价——选到最后总得有矿渣。

中国化工报注意到,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重点鼓励发展高浓度磷复肥就成为我国磷肥工业发展规划的主基调。2000年以来,随着技术实现国产化,高浓度磷肥产量愈发成为磷肥行业进步的标尺。磷肥工业“十五”和“十一五”发展规划中明确对高浓度磷肥增产速度列出指标要求:2005年占比达到45%,2010年到65%——70%。政策推进下,高浓度磷复肥在我国磷肥产量中的占比快速飙升,从2000年的35.4%,增至2005年的60.3%,2010年已达到78%,超过规划预期。

之前国家产业政策一直在鼓励发展高浓度磷复肥。高浓度磷复肥在磷肥中的占比仍是衡量行业进步的重要指标,如果要发展低浓度磷肥,这观念不好转。高浓度磷肥在湖北已占到80%以上,选矿能力2000余万吨,装置遍地都是,现在转低浓度磷肥,选矿厂和磷肥厂的前期投入怎么办?

放眼全国,格局依然:高浓度磷复肥已经占到我国磷肥总产量的85%以上。一边是年逾古稀的科学家扼腕疾呼,一边是壮年气盛的高浓度磷复肥产业大步冲锋,磷肥陷入两难。

调整之难与低浓度磷肥本身也有关系。湖北浩伦公司总经理曾庆贵说:“普钙与钙镁磷肥几十年来都是老样子,不适合撒播,更不适应省工省时的施肥大势,钙镁磷肥顺风撒出地,逆风撒一身,谁愿意用?”

发展低浓度磷肥难度大 ——湖北省磷化工管理办公室黄文俊 高浓度磷肥生产带来的资源综合利用和环境压力仍然存在。湖北磷矿探明储量已处于全国第一。省内有8... 发展低浓度磷肥难度大

汉口,雾霾笼罩,一如抑郁挣扎中的磷矿资源和低浓度磷肥产业。

相比而言,低浓度磷肥渐受冷落。磷肥工业“十一五”、“十二五”规划中对普钙、钙镁磷肥的发展定调完全一致:“保持现有生产能力,但不宜再扩大规模”,同时提出“淘汰一批规模小、效益差、污染严重的企业”。

——湖北金山集团董事长黎明

在老专家看来,生产低浓度磷肥似乎能祛除这两块心病:中低品位磷矿可直接生产普钙、钙镁磷肥,不用富集选矿也不会留下矿渣,同时不产石膏山。

“普钙、钙镁磷肥等低浓度磷肥不会死也不能死,借助这些磷肥生产中浓度、多营养、功能性复合肥,这个产业未来的路还很宽!”在刘祖锋看来,只要这个产业再扛一扛,国家会看到这个产业的价值,社会将重新认识这个产品的意义,低浓度磷肥总有一天会被请出“冷宫”。

高浓度磷肥生产带来的资源综合利用和环境压力仍然存在。湖北磷矿探明储量已处于全国第一。省内有80多家磷矿企业,年磷矿产出量2000多万吨。10年前,这两个数字分别是140多家和1000多万吨。10年前湖北磷矿采富弃贫,磷矿采一吨要丢一吨,资源利用率不足50%。在资源整合和选矿技术大步快进之后,现在资源利用率能达到80%。以前只采26%以上的矿,现在品位百分之十几甚至百分之几的矿都能通过浮选提升品位,加以利用。成绩突出、来之不易,更是被逼无奈。湖北磷矿资源中九成以上是品位26%以下的中低品位磷矿,不浮选连低浓度磷肥普钙都难以大规模应用,更别说建设高浓度磷肥产业。

引:在磷资源综合利用的阴霾中,记者遇到了富邦科技。

谈到当地的磷肥产业,石门工信局局长邱令华一口气说出了4个“不咋地”,并将该行业描述为“险象环生”。为了给当地磷肥寻找出路,他曾带队到山东、湖北、贵州等地的龙头肥企去调研,但回来依然一筹莫展。“我们石门的低浓度磷肥产业已经在十字路口徘徊了很久,始终搞不明白往哪个方向走。”邱令华一脸迷茫。

但综合评判,低浓度磷肥依然是个好产品。这个产品如果消失,将是农业的损失,是国家的遗憾。施用高浓度复合肥正让营养失衡、肥效下降、环境污染、农产品安全等一系列问题日趋严重,只有坚持中低浓度为主导,合理利用以普钙、钙镁磷肥等肥料,坚持测土配方施肥,才能让土壤重获生机。钙镁肥能解决土壤酸化,能缓解磷元素流失,能提供多种中微量元素,能消化中低品位磷矿,能消除磷石膏后处理的忧患。更重要的,钙镁肥能把当前农业生产从透支发展拉回可持续发展的轨道上。

图片 1

●以原料的形式融入各类配方肥

当前各界已经意识到“唯GDP是从,后患无穷”。先污染后治理的路子让化肥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捉襟见肘。农业上如果也走唯产量是从,满眼只有增长,无疑是在重走GDP的老路子。高浓度磷肥实现国产化后的十年,正是中国粮食产量连续增长的十年。现在对GDP增速的要求降下来了,粮食增速呢?用肥的浓度呢?是不是也该降降?

产业现状一时难改,通过调整产业结构保护磷资源似乎步履维艰。但在大调查的第二站应城,记者似乎看到了一条剑走偏锋的路子。

科学角度顺理成章的分析,在产业调整上却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巍峨大山。“之前国家产业政策一直在鼓励发展高浓度磷复肥,高浓度磷复肥占比仍是衡量行业进步的重要指标,这观念不好转。”湖北磷化工管理办公室负责人在采访中无奈地摊开两手,“高浓度磷肥在湖北已占到80%以上,选矿能力2000余万吨,装置遍地都是,现在转低浓度磷肥,选矿厂和磷肥厂的投入怎么办?”

——湖北省磷化工管理办公室黄文俊

这个城市几乎没有磷肥企业,但却集中了楚地磷矿和磷肥行业的核心管理机构。记者透过湖北重镇窥探这块磷矿资源宝地的处境,愈显清晰。

“土壤酸化、缺素的问题已是火烧眉毛,磷肥使用结构再不调整,别说增产难,减产也就是三五年内的事儿!”受访的一位农化专家说。

一个不能回避的现实是,不少仍然含有5%~10%磷的浮选矿渣和尾矿被废弃甚至抛弃。这既有成本因素,也是在当前技术下要选出高品位磷矿必须付出的代价——选到最后总得有矿渣。选出的高品位磷矿主要用来生产高浓度磷肥一铵和二铵。这又带来了一个更为棘手的老大难题:磷石膏。湖北一年磷石膏的副产量约1500万吨。

应城几乎没有磷矿,跟肥料相关的企业仅有三家,湖北富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便是其中一员。这家被称为中国化肥助剂第一股的企业,正因为7月3日正式挂牌深交所而备受业界关注,而我们恰恰是富邦上市后第一个踏进企业,并深入采访其董事长的媒体采访组。这家专注于肥料助剂生产的企业,其在磷资源综合利用上的蓄力和探索,让整个采访团眼前一亮……

因此,生产高浓度磷肥,必须将低品位磷矿浮选至高品位,而这一过程中会造成磷资源的流失。湖北磷矿探明储量居全国第一,九成以上磷矿品位在26%以下。据湖北磷化工管理办公室一位负责人透露,目前湖北省磷矿浮选水平较10年前已实现质的飞跃,但不少含有5%——10%磷的浮选矿渣和尾矿被废弃。这既有成本因素,也是在当前技术下要选出高品位磷矿必须付出的代价――选到最后总得有矿渣。

选出的高品位磷矿主要用来生产高浓度磷肥一铵和二铵。这又带来了一个更为棘手的老大难题:磷石膏。据透露,湖北一年磷石膏的副产量约1500万吨,其中最多300万吨可以实现回收再利用,剩下的1200万吨就只能经年累月地堆砌、伫立,权排除重金属污染地下水的隐忧,最终成长为一座座灰蒙蒙的石膏山。

低浓度磷肥陷入四面楚歌。

近3年,湖北省磷矿资源新增储量26.7亿吨,已探明储量达46亿吨,占全国22%,排名全国第一。80多家磷矿企业分布其中,年磷矿产出量2000多万吨。10年前,这两个数字分别是140多家和1000多万吨。湖北磷肥管理部门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10年前湖北磷矿采富弃贫,磷矿采一吨要丢一吨,资源利用率不足50%。在资源整合和选矿技术大步快进之后,现在资源利用率能达到80%。以前只采26%以上的矿,现在品位百分之十几甚至百分之几的矿都能通过浮选提升品位,加以利用。成绩突出、来之不易,更是被逼无奈。湖北磷矿资源中九成以上是品位26%以下的中低品位磷矿,不浮选连低浓度磷肥普钙都难以大规模应用,更别说建高浓度磷肥产业。

普钙厂家也是举步维艰。湖南3/4的磷矿埋在石门县脚下,达12亿吨。虽然石门磷矿品位偏低,但生产钙镁磷肥完全足够,生产普钙也只需稍加浮选。正因如此,石门普钙企业被湖北厂家列为主要竞争对手。但中国化工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由于销售困难,当地4家普钙厂仅有2家开工,另外2家长期停产。

本文由新浦京登录▎官网进入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低浓度磷肥总有一天会被请出,记者与富邦科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