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农业资讯 2020-03-24 06: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浦京登录▎官网进入 > 农业资讯 > 正文

农村经济对农村金融的服务需求日益增加,据统

根据统计到2006年末,我国有超过60%的农户在生产中资金不足需要向金融机构求助,但是这些农户中也仅仅只有不足20%是从正规金融获得了帮助,这其中又有34%以上从正规金融获得资金的表示该贷款还是没能及时适当与他们的资金要求对接。截止到2007年末,几个大型国有商业银行的县级网点有2.6万余个,相较于2004年时的数量还少了 6750个,而目前仅保留的少数网点只有邮储等几家在艰难维持。随着这个农村金融机构网点撤出的进程内蒙古农村牧区本就规模不大的网点数量又急剧减少,目前只剩下农村信用社的少数下设网点,据统计截止到2009年末内蒙古农村信用社共有2300个,这种机构网点不足的情况使得本来就缺乏满足金融服务的农村牧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农村发展中的融资及结算等金融服务的质量和类别不能得到保障。2008年底时内蒙古农村有将近1440万人口,农信社很难满足农民的大量分布广泛且多层次的金融需求。

陈洪顺是北京房山区一位村办企业的老板,有个问题在他心里纠结了很多年:国家一直强调金融扶持“三农”,可是农民贷款难题为什么总是得不到解决?3月2日,就在全国政协开幕前一天,他给本报编辑部打电话说,村里很多农户拿着项目却贷款无门。像陈洪顺反映的情况在全国并不少见。在今年的两会上,如何让农村金融“软肋”成为给力“三农”的“铁骨”成为关注焦点。不少代表委员认为,如何把金融机构服务“三农”与“商业运作”有效结合起来,已然是农村金融最大的课题。

据了解,我国农业保险发展长期低迷,风险保障水平很低,农民在遭遇自然灾害后,大都自负亏损,除了国家补贴外,往往没有其他的收入。 吉林农业大学的农村金融博士李景波表示,即便风调雨顺,贷款给农民也多少有点“划不来”。“农业投资周期比较长,资金周转比较慢,而且农业资本使用率比较低,比如耕耘机、收割机、脱粒机等设备,专用性比较强,单位成本却很高。由于涉农金融机构针对农民发放的大部分都是信用贷款,一旦出现市场风险,很难有第二还款来源。”李景波说。 湖北老河口市李楼镇春雨苗木果品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唐少东认为,农民贷款季节性比较强,而且贷款周期通常为一年,规律性的贷款规模加上潜在的风险,使得银行更愿意把钱贷给收益高、稳定的客户,而不是农民。因此银行提高了门槛、拉长了办理时间、尽量把手续设计得极其繁琐,让农民知难而退。 “农民贷款一般数额偏小,担保、登记过户的成本却是固定的,所以很多担保、中介机构都不愿意参与涉农贷款业务。”武汉大学农村金融研究者李斌说。 相对于城市工商业而言,农村地区是信用缺失的重灾区。农村个人信用档案尚不健全,记录系统尚不完善,部分农户、涉农企业缺乏诚信意识,仍然存在故意逃债的现象。一些银行、信用社因为害怕产生不良贷款,尽量拒绝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贷款申请。 农村金融机构“偏农离农”,成为农村资金的“抽水机” 记者调查发现,除农户抵押物不足外,农村资金外流和农村信贷资金不足是贷款难的主要因素。 目前在农村,提供信贷服务的金融机构有农业发展银行、农业银行、信用合作社、新组建的邮政储蓄银行以及在部分地区试点开办的村镇银行。此外,大量依靠民间借贷。 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农村信用社,分别代表政策性金融、商业性金融、合作性金融三种类型。2006年底开放农村金融市场以后,进入门槛的降低使农村金融市场供给主体日益多元化。而随着新农村建设和金融改革的深化,各地区相继出现了村镇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 “这些农村正规金融似乎都不自觉地遵循着‘偏农离农’的路径。比如邮政储蓄‘只存不贷’,只是简单地把并不丰富的农村资金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城市,而对农村则缺乏支持。”华中农业大学陶建平教授说。 目前,我国农村政策性金融,主要供给单位是农村发展银行。而事实上,它只是将业务重点放在了粮棉油收购方面,真正供给“三农”的信贷资金数量很少,农业发展银行在县域以下并没有网点。 而国有商业银行方面,特别是农业银行,一方面提高了贷款的门槛,一方面撤销合并了县以及县以下分支机构和营业网点,纷纷将信贷业务转向了城市。4家大型国有商业银行的网点陆续从县域撤并,从业人员逐渐精简,部分农村金融机构也将信贷业务转向城市。数据显示,2007年末,全国县域金融机构的网点数为12.4万个,比2004年减少9811个。 比如湖北荆州,农行2003年在该市96个行政乡镇的营业网点覆盖率为100%,而2009年已锐减至41.67%,只有40个,一半以上的乡镇网点被撤销、合并。很多农区、贫困地区的乡镇, 除农村信用社和邮政储蓄银行外基本没有其他金融机构网点。农民和中小企业贷款难、担保难等问题没有从根本上改变。 农村信用社采用的商业化经营模式将从农村市场吸收的资金,向收益较高的或非农部门流动,有贷款需求的农户和农村微型企业则难以得到金融支持。本来就资金匮乏的农村地区,反而资金外流严重。2010年末,全国县域贷款余额12.3万亿元,在全国金融机构贷款余额的占比为25%左右。

农村金融抑制现象是由于农村金融市场不发达和金融工具单调引发的。内蒙古农村地区的金融市场大都发展很不完善,提供的还是以传统金融产品为主。内蒙古农村金融工具非常缺乏,除了银行传统业务和小份额不成规模的短期国债,涉及到咨询、保险等其他工具几乎没有,更加没有经营如股票、中长期国债、债券等有价证券的相关机构,电子化程度很低,有价证券交易系统在农村完全不能得到与时俱进的更新使用。

农贷难题制约农业现代化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曾是全国政协农村金融改革课题组的主要负责人,他提供的国家统计局测算显示,到2020年新农村建设新增资金需求总量为15万亿元左右。这样庞大的资金需求,仅靠国家财政投入是无法满足的,必须发挥农村金融的主渠道作用。而现有金融体系对农村金融的支持严重不足,农村资金外流严重,民间借贷盛行,“三农”对资金多层次、大额化的需求难以满足。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行长高小琼说,当前农村金融市场的供求矛盾较大。江西除农村小额贷款的笔数和金额满足率分别能达到65%和76%外,农村经济合作组织、乡镇企业的贷款满足率都在30%以下;全省农信社近年来涉农贷款占比也逐步下降。随着我国农业现代化进程不断加快,农村经济对农村金融的服务需求日益增加。而目前我国农村金融体制不健全、机制不灵活、竞争不充分,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现代农业的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福建省南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简少玉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国家开发银行对农村金融需求和供给的测算报告,报告指出,如果不大量增加农村金融供给,这一缺口将持续扩大,2015年将达到7.6万亿元。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天津市委会副主委王玉佩认为,目前我国农村金融环境尚不完善,缺乏有力的政策支持,造成农民难以便捷、迅速地从金融机构申请到贷款,不能享受到应有的金融性服务,直接影响农业发展,挫伤农民生产积极性,阻碍农村现代化进程。

对于农民贷款难的问题,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县委书记盛娅农深有感触:“如果没有农村投融资,农户万元增收的投入缺口将很大!”石柱境内约11万户农村家庭拥有劳动力,按照3年内增收万元的目标,增收总目标为11亿元。如果按照2∶1的投入产出比,则实际需要22亿元的资金投入。然而现实是,市级财政加上县级财政配套也不到两亿元,存在着巨大的资金缺口。

本文由新浦京登录▎官网进入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农村经济对农村金融的服务需求日益增加,据统

关键词: